雅昌专稿 | 世上不只一幅《蒙娜丽莎》 259件珍品再次回望文艺复

编辑:小豹子/2018-08-27 15:43

  原标题:雅昌专稿 | 世上不只一幅《蒙娜丽莎》 259件珍品再次回望文艺复兴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展览时间:2018年6月8日-2018年8月31日 指导单位: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中国美术学院 主办单位:美术报社、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贝利尼博物馆 承办单位:浙江展览馆、上海证大画廊有限公司 展览地点:浙江展览馆(杭州市下城区环城北路197号)

  2018年6月8日,由浙江日报报业集团联合中国美术学院共同指导,美术报社与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贝利尼博物馆主办,浙江展览馆、上海证大画廊有限公司承办的“蒙娜丽莎的微笑&文艺复兴三杰——贝利尼家族收藏大展”在浙江展览馆隆重开幕,为期三个多月(展览将延续至8月31日)的豪华大展就此拉开序幕,横跨6个世纪的259件艺术珍品将再次带领观众回望文艺复兴的辉煌。

  进入“蒙娜丽莎的微笑&文艺复兴三杰——贝利尼家族收藏大展”开幕式现场

  复制链接至网页打开:https://artexpress.artron.net/liveShare/894

  进入贝利尼先生中国助理、贝利尼博物馆中国助理吴昌孛艺术头条专场导览现场

  复制链接至网页打开:https://artexpress.artron.net/liveShare/902

  

  

  

  

  联合策展人沈其斌与路易吉·贝利尼的策展故事

  此次大展由路易吉·贝利尼(Luigi Bellini)与沈其斌共同策划,我们可以通过一段对话来简要了解本次展览的一些背后故事(以下文字源自《关于贝利尼家族传承的对话》一文,有删减)。

  沈其斌:贝利尼先生,您怎么看待自己的家族,尤其是关于家族传承的问题?

  Luigi Bellini:我们的家族人数并不是那么多,但是每一个家族的成员都做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这个重要性是指对人性来讲的。我们的家族分散在世界各地,生活的城市带来了一些重要而有价值的东西,都留下了很重要的意义。我们的家族几百年下来,最重要的不是金钱而是文献的部分。但是很可惜的是,一次洪水,很大一部分的文献被毁掉了,但还有一些。刚刚讲了,至少每个人都给这座城市带来一些重要的东西。我祖父在二战结束了以后,重建了被毁坏的三圣桥,这个城市的象征之一。刚刚讲的洪水之后,我们不仅把钱给到受灾的人,也花钱买来了那些人需要用的一些生产工具,他们可以用这些东西,重新开展自己的生产,获得自己的生存来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家族更加重视的是人本身,而不只是金钱。

  

  ▲路易吉·贝利尼的父亲马里奥·贝利尼先生与著名的前佛罗伦萨市长巴尔吉里尼在一起。1966年佛罗伦萨遭到洪水侵袭后佛罗伦萨市长重建了城市,而贝利尼家族为许多艺术品的修复在财政上给了有力的帮助

  沈其斌:贝利尼这样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目前在意大利是只有您作为一位传承人,这个家族还有没有其他人?

  

  

  ▲路易吉·贝利尼于1944年出生的美第奇夏宫

  Luigi Bellini:贝利尼家族到目前为止就只剩两位,一位是我,另外一位是我的表姐,她现在在加勒比海,过着一种比较现代的生活。家族仍活跃在古董、艺术界的,就只有我一人。表姐是我父亲兄弟的女儿,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孩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马里奥·贝利尼与路易吉·贝利尼的父子合照

  沈其斌:您到今天按照家族传承来讲是第几代?

  Luigi Bellini:我们家族15世纪从威尼斯南下,到了费拉拉等城市,最后到了佛罗伦萨,几百年来,我是第21代传人。

  沈其斌:也有的说17代,有的说第21代,到底是第几代?

  Luigi Bellini:这个也不是错误,有些人是从威尼斯时期开始算起,有些则从佛罗伦萨时期开始算起。

  沈其斌:传统中国的大家族都有家谱,每一代,是什么名字,都会有。贝利尼家族有吗?

  Luigi Bellini:我回去争取找出来家谱这个东西,最古老的那份在洪水里被毁了,但是每个人的名字是有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路易吉·贝利尼的祖父老路易吉

  

  ▲上世纪六十年代,路易吉·贝利尼先生的父亲马里奥和伯父朱塞佩

  

  ▲1991年,路易吉·贝利尼先生的母亲艾德里安娜和父亲马里奥

  沈其斌:贝利尼家族创造了悠久的历史,您作为贝利尼家族的传承人,对于您来说,最大的遗产是什么?作为一个传承人,这个遗产是一个历史包袱还是一个什么?

  Luigi Bellini:对于我来说,继承家族遗产,就是如何让文化受到尊重,如何让文化和商业的结合往前走,所以文化这个词对我们来讲是关于道德的概念。如果你不去做文化,对家族来说是不道德的行为,这个跟我自己的经历有关系。为什么这样说?对于我,责任还是包袱,其实是一样的问题。我之前有一个阿拉伯的朋友,来到我的办公室,他开玩笑地说,这个画得非常美,但是你是生活在金笼子里面的鸟,不管你多么神圣多么美丽,最后你会死在这个地方。不管多么漂亮,多么好的古董或作品,但是你就死在这个里面。我年少时想做一个歌手,也出了很多的唱片,但是家里的责任让我不得不放下继续做歌手的愿望,来继承家族事业,这是一种责任。为这个责任,就投身于在这个家族事业上。

  

  ▲1960年,路易吉·贝利尼 与当时的希腊公主伊莲娜在佛罗伦萨的佩格拉剧院同台演出

  

  ▲1975年,路易吉·贝利尼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斗牛

  沈其斌:我觉得中国因为是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财富结成迅速且数量庞大。同时也正在面临着中国社会的财富转型,上一代企业家家族创造了财富,如何传承给下一代,开始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和选择。您作为一个家族的传承者凤凰彩票官网(fh03.cc),对中国这样的家庭,以及对在财富传承、社会转型当中,有什么经验和建议?

  Luigi Bellini:这个跟我的哲学思想是有关系的,是关于叫做文化经济学的概念。很多人觉得文化和经济是分开的两个概念,其实,文化和经济不是两个分开的概念,对于我来说,文化是在经济里面的,提文化经济概念,一方面是让年轻人尊重艺术,本国的艺术,原来存在的东西,重新挖掘出来,同时让他明白,这些东西是可以跟财富结合的,本身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跟经济结合的,而不是说完全跟经济分开的。对于这个东西是需要教育,需要通过实际的操作,让他明白这个东西不是分离的,是可以合在一起做的。一方面是需要教育和宣传,另一方面就是我自己也是这么在做的。 我创建了艺术经济的学科,通过学习、考试,了解艺术经济,这个概念和中国不一样,不是通过经济学习处理艺术,而是两个相互交融在一起的。

  杭州迄今最大的文艺复兴主题特展

  在浙江展览馆内,“蒙娜丽莎的微笑&文艺复兴三杰——贝利尼家族收藏大展”的展厅无疑经过了深度策划:整体空间以鲜明的色块串联,暖红色调的墙面成为展品最好的背景,而绿色的展柜和深色的地面则为整体打造了一处颇为神秘的气氛,一如墙面上那抹神秘的微笑。

  此外,展厅内还有实景还原贝利尼家族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客厅、餐厅、起居室、私人祷告厅及收藏厅,观众在观展时还可同步体验穿越之感,可谓真正的“感同身受”。

  

  凤凰彩票网(fh643.com)

  

  

  

  ▲“蒙娜丽莎的微笑&文艺复兴三杰——贝利尼家族收藏大展”展览现场

  展品中,3位文艺复兴巨匠的真迹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大咖:达·芬奇素描手稿《骑士》、米开朗基罗经典雕塑《朗弗兰奇的磨刀工人》《耶稣下十字架》及拉斐尔布面油画《圣母与子》和《施洗者圣约翰布道》等,它们不仅价值连城,更因为沐浴着文艺复兴之光而具备独特的人文气息。其中,可谓超级超级大咖的,则是那幅人类文明史上如雷贯耳之作:《蒙娜丽莎》,当然,这次展出的并不是法国卢浮宫的镇馆之宝,而是源自同一母题的作品,作者也不是达·芬奇,而是他的学生贝纳尔迪尼·鲁易尼(关于此作的作者之说甚多,暂不展开)。

  实际上,“蒙娜丽莎”一直被视为艺术创作中不衰的母题,她的神秘微笑更是举世闻名。那么,这张画作从何而来,价值何在?据贝利尼博物馆的中方助理吴昌孛介绍,文艺复兴时期,艺术流派一般以工作坊的形态存在,除王公贵族外,达·芬奇的学生是与传世名画《蒙娜丽莎》接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触最多的一群人,贝纳尔迪尼·鲁易尼便临摹了老师的画作。他表示,目前,类似摹本差不多有四五幅,“这幅画作应该是同时期且存世的画作中与达·芬奇的原作《蒙娜丽莎》最相近的一件。”这幅画作来到杭城,也给杭城市民提供了一次在家门口近距离欣赏蒙娜丽莎神秘微笑的机会。

  此外,达·芬奇素描手稿《骑士》亦是明星展品。泛黄而有些斑驳的画纸上,昂首挺胸的骑士和振蹄而起的马匹栩栩如生,充满活力。“这幅画最初夹在一本书里,后来才被贝利尼家族找到。这幅艺术作品,也是达·芬奇科学理念的整合。骑士手上的那杆枪,就是他发明的,可以伸缩。”吴昌孛说。而展出的米开朗基罗经典雕塑《耶稣下十字架》是件小样而非成品。

  接下来,早期文艺复兴雕塑第一人多纳泰罗的彩绘赤陶《圣母与子》、15世纪杰出的湿壁画画家安吉利科的板上油画《圣母玛利亚和圣子》等文艺复兴珍品、早期巴洛克杰出代表鲁本斯的布面油画《丘比特与普赛克》及18世纪意大利杰出画家卡纳莱托的经典风景画,如布面油画《随想:威尼斯大拱廊》等皆纷纷亮相,观者必目不暇接。展品类型除绘画、雕塑、浮雕、手稿等,还包括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家具、装饰摆件、挂毯、器皿以及美第奇家族成员成为托斯卡纳大公时所佩戴的皇冠等。

  

  

  凤凰彩票官网(fh03.cc)

  

  ▲“蒙娜丽莎的微笑&文艺复兴三杰——贝利尼家族收藏大展”展览现场

  三大展区:文艺复兴发展史、贝利尼家族收藏史、电音美术馆

  第一板块是文艺复兴三杰作品及其同时代大师作品,如贝纳迪诺·路易尼创作的《蒙娜丽莎》。这个展区有达·芬奇的《骑士》及达·芬奇工作室的《圣安娜》、达·芬奇的老师安德烈亚·德·韦罗基奥的《歌利亚的头颅》、达·芬奇的学生乔瓦尼·佩特罗·里佐利的《芬奇的抹大拉》等作品。除了达·芬奇工作室学徒、老师以及与其交往密切的艺术家的作品,还有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安若提诺·朗弗兰奇的磨刀工人》、《耶稣下十字架》,拉斐尔的油画《圣母与圣子》和《施洗者圣约翰布道》以及多纳泰罗的雕塑《圣母与子》、蓬托莫的油画《烤面包商的痛苦》等大师作品。

  第二板块以来自贝利尼家族的收藏为主线,每一个空间除了陈列家具、装饰摆件以及挂毯等作品以外,其他文艺复兴巨匠的经典之作也穿插其中,展示了保罗·斯佳沃的《维纳斯与丘比特》、早期文艺复兴巨匠安杰利科的《圣母玛利亚和圣子》、早期巴洛克艺术的杰出代表鲁本斯的《丘比特与普赛克》、17世纪画家朱塞佩·玛丽亚·克雷斯皮的油画《鸽子与女人》以及18世纪意大利的杰出画家卡纳莱托的风景画《随想:威尼斯大拱廊》等等。除此,奈洛奇奥·迪·巴洛托罗密欧·德·兰迪的《达万扎蒂宫主妇》、卢卡·德拉·罗比亚的《贵妇》和安德烈亚·德拉·罗比亚的《圣母与子》也在这个展区呈现,德拉·罗比亚家族在文艺复兴时期即以定制陶瓷制品闻名于世。另外,美第奇家族的珍贵遗产(皇冠、挂毯及餐具)也将在此板块中呈现。

  第三板块是互动区——电音美术馆,这个展区的每块画屏均展示了此次大展的展品,在此,由先进的画屏和AR技术帮助观众观展,利用无损伽马技术令屏幕犹如画布一样,呈现令人惊叹的逼真效果,其细腻质感犹如大师原作。

  部分展品

  

  ▲李奥纳多·达·芬奇的佚名追随者(意大利)

  蒙娜丽莎 81x52.5cm 布面油画 16 世纪

  

  ▲李奥纳多·达·芬奇(意大利)

  骑士 34×25cm 素描 15世纪

  

  ▲安德烈亚·德·韦罗基奥(意大利) 歌利亚的头颅

  20 x 25 x 28 cm 灰泥塑像 16世纪

  

  ▲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意大利)

  安若提诺·朗弗兰奇的磨刀工人

  111×61x108cm 高佛理那岩石 16世纪

  

  ▲米开朗基罗(意大利) 耶稣下十字架

  77x45cm 彩绘灰泥 16世纪

  

  ▲拉斐尔(意大利) 施洗者圣约翰布道

  28×53.5×1.5cm 布面油画 1505-1509年

  

  ▲拉斐尔(意大利) 圣母与子

  41×31.5cm 布面油画 约1507年

  

  ▲多纳泰罗(意大利) 圣母与子

  68x40x33cm 彩绘赤陶 15世纪

  

  ▲贝亚托·安杰利科(意大利) 圣母玛利亚和圣子

  63x34cm 板上油画 15世纪

  

  ▲李奥纳多·达·芬奇工作室(意大利) 圣安娜

  161×115cm 布面油画 16世纪或17世纪初

  

  ▲乔瓦尼·佩特罗·里佐利(又称吉安皮特诺)(意大利)

  芬奇的抹大拉 71.5x51.5cm 板上油画 16世纪

  

  米开朗基罗学派(意大利) 年轻的酒神巴克斯

  54x162x45cm 白色大理石雕塑16世纪初

  

  ▲贾科莫·内格莱蒂(意大利) 圣母领报

  132×78cm 布面油画 1567-1575年

  

  ▲保罗·委罗内塞(意大利) 手持十字架、身穿盔甲的男人

  140×125cm 布面油画 16世纪

  

  ▲雅各布·卡鲁奇亦称蓬托莫 (意大利) 烤面包商的痛苦

  57×50cm 布面油画 16世纪前叶

  

  ▲彼得·保罗·鲁本斯(荷兰) 丘比特与普塞克

  129x178x11cm(带框) 布面油画 16世纪

  

  ▲美第奇家族的托斯卡纳大公皇冠(意大利) 欧洲的制品

  13.5x9.5cm 银制 16世纪

  

  ▲佛罗伦萨的制品(意大利) 美第奇家族挂毯

  320×210cm 织物 17世纪

  

  ▲卡纳莱托(意大利) 随想:威尼斯大拱廊

  128x93.5cm 布面油画 约1765年

  

  ▲佛罗伦萨制品 老路易吉贝利尼肖像和三圣灵桥

  55.5×100×4cm 铜制 1948年

  责任编辑: